当前位置:主页 > 渴望 > 篱笆·女人和狗

篱笆·女人和狗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篱笆女人和狗》是90年代初在中国大陆引起较大反响的“农村三部曲”(“女人命运三部曲”)电视剧之一。该剧改编自韩志君长篇小说《命运四重奏》,由陈雨田执导,田成仁吴玉华等主演的现代电视剧。

  东北的农村里一家大户,有一位个性耿直的老汉名叫葛茂源,家里有四个儿子,封建的金锁,惧内的银锁,不着调的铜锁,准备考大学的铁锁,还有一个还未出嫁的女儿叫香草,家中还有三个儿媳,憨厚傻气的大儿媳马莲,精明能干的二儿媳巧姑,老实善良的三儿媳枣花,要再算那就是还未过门正和铁锁搞对象的周大夫的女儿聪明伶俐的喜鹊了。这一家子这天发生了一件大事,金锁回来发现茂源不见了,最终得知枣花要闹离婚,老汉想不开离家出走了,碍于老汉的愁苦,枣花承诺不离婚,老汉才和枣花回去,金锁把气撒在枣花身上,被老汉呵斥回去,枣花娘劝枣花让着铜锁,好好过日子,该忍则忍。巧姑闹分家,不愿在一起过,几次三番逼银锁去和茂源提,银锁只得向茂源暗示,茂源心知肚明银锁是想鼓动分家,如雷轰顶,晚上睡不着想着死去的前妻,心中更是难过,金锁劝解。茂源在前妻坟头上给银锁讲明道理,银锁哭着承诺不提分家的事,但巧姑那头不愿意,搞得银锁赔小心,银锁碍于两边一个是敬重的爹,一个是爱妻,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茂源带领马莲,银锁,巧姑,枣花,香草一起下地干活,遇到枣花娘,让枣花帮助枣花娘干活,巧姑趁机给银锁使眼色,使计逃避干活,香草看出来了表示不满,马莲却笑呵呵的,巧姑也在和银锁说马莲傻。铜锁不只吃喝嫖赌还卖黑心豆腐,把烂的馊的卖给别人,狗剩媳妇不干了,带着胖大嫂等人来豆腐坊找铜锁算账,铜锁用考文字来挑逗狗剩媳妇,和哥们打赌能制服狗剩媳妇,结果却被狗剩媳妇收拾了,被前来找铜锁的香草看见了。铜锁不忿,喝多了酒,枣花劝他别喝了,铜锁见状将一腔怒火发泄到枣花身上,结果枣花又挨了铜锁一顿打,马莲,巧姑,香草赶来劝解,将铜锁拉走,众人走后枣花终于控制不住大哭了一场。马莲带枣花去周大夫那里把脉,喜鹊带枣花去县医院检查,结果证实枣花没毛病,那就是铜锁的毛病了,喜鹊让枣花拿着诊断化验书告诉铜锁,让铜锁去医院检查,结果铜锁坚决不愿去医院,不承认是自己的毛病,因为孩子的事两口子又起争执,被茂源听见,茂源来到空台上,尘封多年的往事再次想起,回忆起和枣花娘的过去,不禁老泪纵横。茂源找到枣花,请求她一定要给老葛家延续香火,并带枣花去求送子娘娘,无意间看到枣花身上的伤痕,愤怒的打了铜锁一巴掌,替枣花出了一口气。巧姑为了扫去阴霾,拉着枣花,马莲,香草一起去河边洗澡,结果遇到喜鹊,巧姑见喜鹊一派时尚,忍不住产生妒意,提前离去,枣花也跟着巧姑离开。兔子王请看戏,眼尖的巧姑发现了枣花和小庚的秘密,心照不宣。茂源老汉看戏看的入神,不住的夸戏好,香草暗恋小庚,当着父亲的面儿坐小庚的摩托车离去,茂源无奈。茂源独自散步,路过枣花娘的家,不住的朝房门看去,被正和铁锁约会的喜鹊看在眼中,明白一切,却不动声色。小庚听见铜锁和枣花吵架,望着枣花的泪眼,心都揪起来了,他独自来到河边,回忆起与枣花过往,只有心碎神伤的吹起忧伤的笛子。茂源为了断绝枣花和铜锁离婚的念头,进入枣花和铜锁的房间,将结婚证偷出来藏在自己房间柜子里的枕头里妥善收藏,不料被巧姑发现,巧姑误以为茂源是往枕头里藏钱,不吃亏的巧姑不住的朝银锁埋怨,并偷偷的给银锁煮饺子,一定要银锁设法和茂源提分家的事,银锁心中为难,不禁为之苦恼。枣花和枣花娘发现一直以来都是小庚帮着她们干活,枣花娘为感谢小庚织了件毛衣,托枣花捎给小庚,不料这一切被茂源和巧姑看见,茂源找到枣花暗示她不该和小庚过往密切,枣花表示这都是枣花娘的意思,茂源心疼枣花娘的腰病,让枣花去陪陪枣花娘,照顾照顾她,枣花顺便将枣花娘为茂源做的鞋子给茂源留下,茂源无奈手下,勾起心中的思绪。

  茂源为了断绝枣花和小庚的往来,连夜砌墙。香草让枣花陪她逛集市,枣花拒绝了,巧姑遂自动请缨陪同前往。集市热闹非凡,香草眼光总不自觉朝着小庚的方向转动,香草想帮小庚一起卖鱼,被巧姑拉走,香草趁巧姑不注意偷偷买了小庚最爱吃的山东大石榴。回程途中,巧姑点明了香草喜欢小庚,香草害羞的询问巧姑小庚的人品,巧姑心知枣花和小庚的过去,用谜语暗示小庚心中有人了,却没告诉她究竟是谁,香草心生疑窦,趁枣花洗衣服时机,旁敲侧击的刺探谜底,枣花不知香草对小庚的心思,坦率的说谜底就是枣花,香草惊讶,坚决不相信小庚喜欢的是枣花。她找准时机在小庚收渔网时,送了小庚特意为他买的石榴,并询问小庚和他身形差不多的人要是给这人织毛衣要多少针,小庚告诉香草210针,香草满意离去,小庚从香草的言语中猜到香草的心意,这时枣花上山砍柴路遇河边,正停下来休息,小庚看见了将石榴丢给枣花,转送给了枣花,枣花不明就里收下,回到房间深思,回忆与小庚的往事,这时香草跑来请求枣花帮自己起针,枣花从香草言语中得知香草喜欢小庚,心中愁绪万千,不禁走神,让香草觉得怪怪的,正在这时,巧姑称当日是七夕,叫她们一起去月下听牛郎织女说话,枣花也跟了过去,枣花听得专注,神情漠然,称给她们拿吃的,香草闻讯跑来看看是什么好吃的,可惜无巧不成书,香草发现自己送小庚的石榴跑到了枣花手里,枣花还拿它转送孩子们,香草不禁大骂枣花不要脸,她狠狠的瞪着枣花,误会了她与小庚的事,也同时质疑了她的人品,她不满枣花的所为,哭着跑掉了。巧姑安慰香草,院子里,枣花试图叫住香草,向她解释,但香草却不理她,这让枣花很不自在。第二天,大家一起下地干活,趁着休息之际,枣花来到香草面前,努力向香草解释她和小庚的过去,并声称她和小庚已经过去了,她和小庚好她没意见,都是自己的不对,让她不要再和自己过不去,她只会和铜锁好好过下去,不会看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香草心知肚明枣花和小庚好过,但是过不去的坎是石榴一事,为什么枣花一直隐瞒自己,不肯告诉她她和小庚的过去,如果她知道她就不会闹这么大一个笑话,香草不理枣花,任凭枣花道歉解释,当枣花提到石榴一事,戳到香草的痛处,香草转头瞪了枣花一眼,站起身扬长而去,留下枣花一人怅然若失的叫了一声香草。

  巧姑故意以山东大石榴的事揶揄小庚,被小庚言语混过,香草对小庚心思点明,去求助巧姑父母,父母给香草指明道路,让她去求大树做干妈,香草信以为真,真的跑到树林给大树跪下认了干娘,请求大树保佑她和小庚有完美的姻缘,遭到巧姑失笑,巧姑承诺会帮香草找小庚,从中撮合,香草很是开心。这时村中传出狗剩的死讯,香草怕金锁有个三长两短,叫出马莲,马莲得知狗剩死了,急忙凑到狗剩媳妇身边劝慰,茂源等人被惊动了,马莲眼见金锁迟迟未归,狗剩又出了事,狗剩媳妇哭的这么伤心,心中不由得担心不已,终日心神不宁。巧姑和枣花纷纷劝说马莲,但马莲还是禁不住胡思乱想。一次在饭前,马莲不住的一阵发愣,还因为小龙给小虎讲故事时,故事里的老大被活活烧死,触动了她的痛楚,她脑子一阵嗡嗡的,不住作响,忍不住大发雷霆,冲小龙发脾气,吓到了小虎,茂源老汉见马莲发火的样子,忍不住心头犯堵,一阵烦躁,不晓得马莲此番撒泼是要干什么,忍不住呵斥马莲,将她赶出家门,巧姑忙哄着小虎。马莲思念金锁成疾,又被茂源赶出家门,身心受创,伤心过度,忍不住趁雨中跑出荒郊野外,却染上病发了高烧,幸亏枣花和小龙及时将马莲劝回。马莲昏迷不醒,巧姑和枣花,茂源犯了难,枣花提议找周大夫和喜鹊,巧姑不服喜鹊坚决不许请他们父女,在无计可施下,茂源只好让巧姑请她爸妈来跳大神,解除马莲的病痛之苦,可是马莲却更为难受,枣花看着很是担心,找来铁锁,铁锁看到马莲的不适应,大声呵斥巧姑的爹妈停止再跳,巧姑的爹妈吓了一跳急忙离去,赌气不收茂源的钱,雨水冲刷了鱼虾,鱼塘虾塘全部毁坏,小庚只好想占用茂源家那块地,被茂源拒绝,茂源不理会香草和铁锁的劝解,铁锁趁机去请周大夫和喜鹊给马莲治病,枣花正在照顾马莲,茂源进来不断的絮叨小庚要抢老葛家的地,不管枣花出什么主意全部未采纳,坚决不允许给小庚那块地,这时老汉才想起问马莲的病情,枣花说铁锁已经去请周大夫和喜鹊了,茂源老汉持半信半疑的态度问道:“他们能行吗?”

  周罗锅和喜鹊来给马莲治病,打了一针吃了点药,马莲安然睡去。铁锁将他把自家的地让给小庚的事告诉银锁,并告知他自己没考上大学,想到小庚的虾厂工作,不然就和周大夫学医,早日娶到喜鹊,好到周大爷家帮忙,并央求银锁代为保密,不料被巧姑听见,巧姑将铁锁要做周家的倒插门女婿的事情告诉茂源,茂源正不满时,巧姑娘通知茂源他家的地被小庚占了,小庚正在那里挑沟呢,茂源听了火冒三丈,抄起扁担就要找小庚算账,铁锁和香草怎样劝解都无济于事,最终枣花和枣花娘赶到,枣花娘三言两语说服茂源,茂源看在枣花娘的面子上放弃追究小庚的责任,但心里愤愤不平,训斥了香草一顿,香草不愿听走了出去,枣花进屋劝说,正在这时,小龙高兴的来通知茂源金锁回来了,茂源很高兴的出门迎接。金锁出了一趟远门,赚了很多钱回来,还带回来一台彩色电视机,一家子都出来迎接金锁回来,马莲身体刚刚恢复,看到金锁回来,忍不住喜极而泣。彩色电视机被搬到了茂源的房间里,但茂源屋里银锁买的黑白电视机金锁搬到了自己的屋里,巧姑看在眼里产生不满,埋怨银锁窝囊,硬要银锁向茂源要求把黑白电视机搬到他们房间里,银锁硬着头皮去和老汉说,茂源心知肚明,无暇理会银锁,称待会再说。为了迎接金锁回来,茂源和四个儿子一起吃饭,挨个训斥了老二,老三,老四,让他们以金锁为榜样,茂源说到银锁败家闹分家,银锁心中有难处忍不住托住头不敢抬起来,让茂源看不惯,茂源刚说完银锁,抬头看到别人都没动筷子,只有铜锁就知道吃,忍不住气从心来,大声呵斥铜锁就知道吃喝玩乐,关起门来打老婆,不成器不着调,铜锁不服气,懒得听茂源唠叨,趁着上厕所偷溜出去。茂源接着又批评铁锁倒插门,但铁锁却声称他和喜鹊相爱是他们的自由,茂源无奈让金锁评理,没想到金锁却站在铁锁那边主张自由恋爱,老汉想到他和枣花娘的事,低下头沉吟不语,无话可说。茂源坐在山上,眺望枣花娘的房屋,看到枣花娘忙里忙外的身影,耳边响起金锁和铁锁的话,心中很期待能和枣花娘建立他们之间的幸福,可惜农村的封建保守观念让茂源没有勇气冲破世俗,建立自由的新生活,只得叹气。小龙和小虎玩,马莲在蒸馒头,茂源出来跟蒸好的馒头点上小红点,并称7月15是鬼节,让马莲去给死去的父亲上坟,马莲跪在父亲的坟头,回忆年少的往事,和嫁给金锁的情景,本想过着美满的生活,谁知父亲死了,一只腿踏进棺材,娘家没人替她撑腰,她已经成为老葛家的媳妇了,想到被金锁推倒胳膊受伤和被茂源呵斥赶出家门,她就忍不住悲从中来大哭了起来。这时金锁也赶来给岳父上坟,见马莲伤心的样子走过去温柔的劝慰她别哭了,可是没想到马莲看到他心中更加难过,往事历历在目,哭得更厉害了,马莲的哭声忍不住引起大男子主义的金锁的烦躁,金锁突然大声吼叫,示意马莲别哭了,马莲被吓得忍不住站起身步步后退,金锁见状有些懊悔的捶捶脑袋,他不懂得表达自己的感情,只是走过去搂着马莲安慰她,马莲终于控制不住扑到金锁怀里把所有的委屈一齐哭了出来。一个晴朗的日子,小龙,小虎两个孩子开始玩起风筝来,马莲手笨,给小龙做了一个八卦风筝,茂源路过看到了,提醒小龙把风筝放远点,回到庭院茂源询问马莲八卦风筝是谁扎的,蠢笨的马莲还得意的说是她,茂源一猜就是她,提醒马莲说八卦落在房顶上不吉利,让马莲提醒孩子把风筝放远点,马莲答应,茂源才放心回屋。巧姑心灵手巧,给小虎做了一个漂亮的蝴蝶风筝,小龙和小虎比赛放风筝,结果偏偏不巧两个风筝纠缠在了一起,被风刮得往下落,双双不偏不倚的落在了老葛家的房顶上。小虎哭着要小龙赔她风筝,小龙也忍不住伤心,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马莲和巧姑一边一个去哄小龙和小虎,才得知两个风筝都落在了房顶上,马莲想着茂源对她的叮咛,不由得惊慌害怕,巧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两个人也只能干瞪眼。这时已经来不及了,茂源从屋里端着杯茶出来饮茶,迎面看到小龙和小虎哭着,上前询问,忽然意识到什么回头望向屋顶,才看到八卦风筝落在房顶上,这一惊非同小可,茂源老汉不忍责怪孩子,把责任都推到马莲身上,不禁暴跳如雷大骂马莲是败家娘们,硬要把马莲赶出去,马莲哭着跪下求茂源,这时金锁从外面回来看到此情此景,不由得与老汉产生疙瘩。

  金锁在河边与茂源一番深谈,表示马莲这些年嫁进老葛家也不容易啊,金锁的一句如果这件事换成巧姑和枣花茂源还会这样说吗?茂源无言以对的望着金锁,为了去除霉气,葛家准备在八月十五中秋节时杀鸡,喜鹊表示想到葛家过年,铁锁为难,征求老汉意见,茂源坚决反对,觉得喜鹊太疯太辣,不够贤惠,说话间院子里传来喜鹊等女人的笑声,茂源无奈默许,并收下了喜鹊送来的月饼。巧姑耍计骗香草去拿坛子,结果被憨直的马莲识破道出巧姑的用意,香草又气又羞,铁锁的玩笑话更是逗得大家花枝乱颤,香草不高兴了,枣花本想替香草解围,但香草与枣花的隔阂未解,仍是带着气反驳枣花,赌气离去,枣花追过去向香草道歉,并真诚希望她和小庚好,香草更是生气,向前走去,这一幕被一旁的狗剩媳妇看在眼里,原来她对小庚也颇为好感。巧姑来找枣花说知心话,并告知枣花小庚给了茂源3000元钱。茂源走到枣花房间,将50元钱用布包包裹着塞给枣花,,让她转送枣花娘,结果被巧姑发现,巧姑心中不乐意,支开铁锁和喜鹊,偷偷告诉马莲,不料马莲却不以为意,但巧姑却觉得很不公平。中秋晚宴开始,大家一起吃着饭,趁着喜气茂源给了小龙小虎两个孩子五元钱,小龙拿走去买巧克力和蛋卷,小虎还在那里数着,巧姑见状故意喊小虎,让她把钱收起来,指桑骂槐的对女儿说爷爷还能有偏有向啊,有意把他塞钱给枣花的事发泄出来,茂源瞪向巧姑,敢怒不敢言,不与之计较,马莲私下提醒巧姑别在饭桌说出这种话,巧姑却不领情,还说马莲有什么话不能在明地上说,偏在私下摸摸索索的,马莲尴尬,只好傻傻的笑了,老汉的脸色更难看了,金锁瞪了马莲一眼,提示她不要多事。铜锁却不以为然的边喝酒边啃鸡,结果吃出了鸡嗉子,喜鹊心知是自己没有经验,鸡没弄干净,马莲憨憨的笑了,茂源以为是她,喜鹊不堪马莲替自己受过,想站出来承认,被枣花按住,枣花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茂源无奈,巧姑却还说着风凉话,说着说着忽然想吐,就出去了,喜鹊见状只好站起身承认是自己的错,并表示这鸡她赔了,转身离去,铁锁追向喜鹊。一场中秋宴不欢而散,茂源伤心的垂泪不已。茂源独自在山上眺望远方,枣花娘上山砍柴路遇茂源,将钱还给他,茂源阻止,声称枣花娘这么多年也挺不容易的,两人拉扯间被树后的喜鹊看到,枣花娘意识到了,怕喜鹊说出去,匆匆接过钱不好意思的离开,茂源不知喜鹊在旁,只当枣花娘回心转意愿意接受自己的钱,高兴的唱着小调离开。茂源看到喜鹊和铁锁开心的样子,回想曾经和枣花娘的对话,想和枣花娘在一起的心愿逐渐强烈,也就默许了铁锁和喜鹊的关系。喜鹊将茂源把一包东西给枣花娘的事告诉铁锁,铁锁提醒她不要和别人乱说。小庚正在打井,听到隔壁传来铜锁的咒骂声和枣花的哭声,心里很难受,但他一直默默忍受。这时,喜鹊和铁锁路过听到枣花的哭声后,喜鹊知道铜锁又在欺负枣花,正义感发作,想去教训教训铜锁,替枣花出气,铁锁怕喜鹊惹事影响到他们的感情,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要拉走喜鹊,喜鹊不忍心还是转身来到老葛家,隔了一道墙,巧姑父母还在那里看热闹,喜鹊气恼的瞪着他们,明白了是他们和铜锁说了什么,铜锁才会打枣花,她放下东西静听,想知道端倪,屋里巧姑和马莲正在一边一个劝着铜锁不要欺负枣花,但铜锁却喋喋不休的叙述枣花如何对不起他,在外面养野汉子,好像一副很占理的样子,枣花瞪了铜锁一眼,不愿理他,铜锁怒从心头拳头更是朝着枣花打过来,枣花的嘴角流血了。喜鹊听了一会儿了解到原来是巧姑看到了枣花给小庚送毛衣,就告诉了她的爸爸妈妈,谁知巧姑的母亲多事将这事告诉了铜锁,铜锁难以忍受枣花的背叛,这才动起手来,铜锁的咒骂和不讲理以及没理搅三分让喜鹊听不下去,于是她冲了进去。铁锁怕事情闹大了,去找茂源和金锁。喜鹊阻止铜锁再打枣花,但铜锁却不服,对喜鹊出言不逊,不承认她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更不承认她和铁锁的关系,喜鹊更气,用话顶他,二人言语交锋间,巧姑抱着孩子走了,铜锁不满,伸手想打喜鹊,被学过医术的喜鹊制服,导致胳膊脱臼,马莲劝喜鹊把铜锁治好,喜鹊提出条件逼铜锁道歉,铜锁不愿屈服坚决不道歉,却只能吃亏的捧着脱臼的膀子唉声叹气的哼哼着,这时,铁锁和茂源,金锁进来了,铜锁见到父亲犹如见到救星,忙恶人先告状说喜鹊打他,让茂源为自己做主,茂源看了看被打的枣花,再看了一眼喜鹊,明白了一切,只好说了一句:“活该。” 铁锁在一旁劝着喜鹊,喜鹊却仍是气呼呼的说着,声称铜锁不承认自己,自己何必承认他呢?茂源看了一眼喜鹊,心中有气不方便发,金锁扮和事佬发话了:“这是的不承认也是,这不是的承认也不是,是吧?”屋里鸦雀无声。

  在金锁的劝解下,喜鹊勉为其难的帮铜锁治好胳臂,留下一句话后离开,茂源让铁锁去追喜鹊。喜鹊和铁锁正嬉笑打闹时,马莲赶来通知二人铜锁被当村的人收拾一番,被打后扒光衣服扔在野甸子上,生病了,铁锁只好跟马莲回去。铜锁正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茂源为了解救铜锁,只好腆着老脸去求贾半仙两口子,结果被二人拒绝,只好无功而返,这时铁锁找来周罗锅为铜锁治病,周罗锅开了几服药,铁锁一一记下,周罗锅让铁锁去请喜鹊给铜锁打几针青霉素,喜鹊拒绝,不愿给铜锁打针,但是在周罗锅和金锁的请求下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喜鹊为铜锁打针回程途中遇到井边的小庚,正巧贾半仙经过打水,喜鹊和贾半仙唇枪舌剑,贾半仙走后,喜鹊识破小庚心中喜欢枣花,喜鹊鼓励小庚大胆追求幸福,要勇敢不要怯懦。周罗锅劝喜鹊和金锁和好,看在他是她大伯的份上不要闹僵了,喜鹊却提到铜锁就反感,不愿承认他是她的大伯。小庚心烦的在庭院里吹起喇叭,枣花听到声音,知道是小庚,回忆铜锁打自己的情景,枣花娘好心托自己把酒捎给铜锁,结果被铜锁把酒摔在地上,还辱骂自己,以及和小庚的过往,不由得痛定思痛,不禁出神。喜鹊和周罗锅可怜枣花的处境,对于爱情上展开一场争论,周罗锅提到爱情不由得陷入沉思,有一刹那的沉默,喜鹊得知是茂源和枣花娘拆散了小庚和枣花,不由得回想起枣花娘和茂源那次见面,她躺在床上边看杂志边陷入深深的凝思中,却百思不得其解。第二天,喜鹊到床上刺探小庚和枣花当初为何被枣花娘和茂源拆散,被小庚一语带过。

  喜鹊见小庚不敢争取和枣花之间的爱,赌气离去,小庚想了想追了过去,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小庚想了一夜,终鼓起勇气找喜鹊,要求想见枣花,见面说清楚,并出钱让大家看戏,喜鹊见小庚终于开窍了,答应。小庚让村里人来自己的果园摘果子,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坐在一边,狗剩媳妇注意到了,来到他身边,小庚连看也不看一眼,径直走开。巧姑和香草一起去看戏,人群都准备好了,大家看的神情专注,小庚心情紧张。枣花正在照顾铜锁,喜鹊赶来骗枣花,枣花娘家的庄稼坏了,让她去帮助枣花娘,枣花信以为真,和喜鹊来到空场上,喜鹊躲开,枣花到处喊枣花娘。喜鹊叫出小庚和枣花在空场约会,小庚急忙离去,精明的巧姑发现了,也带香草离开,二人看到了小庚和枣花见面,觉得事情严谨,香草难以忍受枣花和小庚对铜锁的背叛,更因为自己喜欢小庚,出于私心,想去告诉铜锁,巧姑却主张这事不能告诉铜锁,要告诉茂源,香草不听,偷偷跑到枣花和铜锁的房间通知铜锁,铜锁一听急忙掀被子起来跟香草去看个究竟,结果正巧看到枣花哭着扑到小庚怀里的场景,铜锁怒发加狂,抄起麦子就朝枣花和小庚扔去,大骂二人,逼小庚和枣花下跪,小庚和铜锁目光相对,小庚坚决不跪,枣花为了息事宁人,朝铜锁跪去,喜鹊出来制止,命令枣花站起来,要活得有骨气点,枣花只得起身,铜锁面对喜鹊,敢怒不敢言,也就愣在那里。

  这时那些看戏的村民都得知空场的事,纷纷去看一场好戏,全都跑到了空场。铜锁不听香草的劝,一定要拿打小庚和枣花,这时村民围满,香草阻止铜锁不成,被推了个跟头,由于年纪小,劝不住铜锁,望着围观的人群,立即大哭起来。铜锁望着围观的人群都在那里看热闹,顿觉羞愧,立即喝止众人,但谁也都不听他的。这时茂源来了,看着此情此景,顿觉脸挂不住,觉得铜锁大闹让他丢脸,打了铜锁一巴掌,命令他回去,香草也只得跟着回去,这时枣花娘得知让枣花跟她回去,枣花只得听命茂源,跟着枣花娘回去了,茂源转头看了小庚一眼,知道他和枣花之间的情意,不由得想起自己和枣花娘,他转身离开。人群觉得没趣纷纷散去,此时空场只剩小庚一个人呆呆的立在那里。葛家对这事展开了争论,马莲觉得没有立场不敢说话,只是听大家议论着,铜锁坚持要和枣花离婚,巧姑却认为不该离婚,双方各执一词,讨论的很热烈,茂源心烦,命令众人都回去,让他自己安静一下,铜锁,巧姑,银锁,金锁,马莲只得纷纷散去。枣花娘板着面孔,不愿理会枣花,认为枣花让她丢了脸,怒打了枣花一巴掌枣花急忙哭着解释事情的真相,枣花娘得知后心疼的将女儿搂在了怀里。枣花娘为了面子,命令枣花回葛家,枣花坚决不愿回去,但耐不住母亲的苦苦哀求,只好同意。枣花怀着极度伤感的心情,一路来到了葛家,路遇喜鹊,喜鹊不明白她为什么还要回去,执意劝她,但枣花却置若罔闻,仿佛听不见似的,不理会喜鹊,继续向前走,喜鹊面对这样执拗的枣花,也是无可奈何,喜鹊去找小庚,告诉小庚。枣花迈着沉重的脚步,终于走到了葛家,她停下来,正好遇见铜锁,铜锁准备关门,看到枣花,铜锁忍不住用极度侮辱的语言嘲讽枣花,关上了门,枣花伤心欲绝,回想往事和枣花娘,铜锁,茂源对自己说的话,不知不觉的来到了河边,想要寻死,碰巧被坐在河边的香草看到,香草急忙大喊,惊醒了枣花,枣花立即毫不迟疑的跳了下去,这时香草吓得叫得更大声了,惊动了喜鹊和小庚,喜鹊去叫人,小庚得知枣花跳河,急忙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将枣花拉到岸上。村里人都被惊动了,老葛家的人纷纷也来到了河边,大家围在一旁,茂源带领四个儿子来到时,正巧看到枣花昏迷不醒的躺在岸边的情景,人人惊愕。铜锁心怀愧疚,想去抱枣花回去,被小庚所阻,不小心摔了一个跟头,金锁和银锁不干了,扑上去就要打小庚保护铜锁,铁锁去劝阻,被茂源喝退,铜锁蹲在那里无可奈何,金锁等人眼睁睁看着小庚抱走枣花去了喜鹊家,茂源看着这一幕也是无可奈何。不一会儿枣花醒来,看到小庚坐在身边,忍不住冲着小庚笑,忽然所有的事情都想了起来,她不禁大声哭着,埋怨小庚不该救她,小庚急忙将枣花拥在了怀里,这一幕被喜鹊看到,笑了。经过这件事,茂源忽然病倒了,关起门来任何人也不见,儿女们纷纷束手无策,不一会儿周罗锅赶来劝说茂源,不一会儿周大爷走后,茂源换了件衣服,心情一下子豁亮了,喊儿女们进来,并让小龙小虎叫来铁锁,喜鹊,枣花。一家子都聚齐了,不知道茂源老汉要说什么,茂源同意了分家,拿钥匙打开了柜子,从枕头里掏出一大笔钱和铜锁,枣花两人的结婚证。茂源问大家的意见,银锁迫于无奈同意分家,马莲和铜锁反对,金锁持中立态度,喜鹊和铁锁也同意分家,枣花只是声声喊着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茂源还是和颜悦色的坚持把钱分了,给金锁两口子,银锁两口子,铁锁,喜鹊两人两千。铜锁和枣花他也同意离婚,给两人一人一千,香草未嫁给了两千五,剩下的钱留给小龙小虎,众人不解,纷纷望着茂源,露出难色。茂源忽然什么话也不说离开了家,众儿女纷纷追了过去,马莲看到茂源来到河边,以为茂源要自尽,急忙大惊小怪的告诉众人,大家慌了纷纷朝着茂源的足迹追去,可是走到一半,大家赫然看见茂源并没有朝河边走去,而是来到了枣花娘家,众人惊呆了。只见茂源来到枣花娘家门口,迟疑了一下,勇敢的敲起了门。(全剧终)



《篱笆·女人和狗》
上一篇:篱笆女人和狗 三部曲的主题曲和插曲都有哪些?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 篱笆·女人和狗
  • 篱笆女人和狗 三部曲的主题曲
  • 经典曲目奏响2020奥林匹克公园
  • “外来妹”的主题曲
  • 突破重围再接再厉 ――祝贺我
  • 电动车商情网新闻中心
  • 山东地摊大姐一首《渴望》不输
  • 外来妹演员表
  • 陈坤首次为歌曲填词 渴望将公
  • 宛如平常一段歌 ——忆《渴望
  • 最新推荐

    最热推荐

  • 权志龙暧昧私照泄恋情 凭借《
  • 山东地摊大姐一首《渴望》不输
  • 毛阿敏_歌手_乐库频道_酷狗网
  • 经济管理学院成功举办首届前湖
  • 电视剧《渴望》当年有多火?
  • 外来妹演员表
  • 读30本巨人传攀人生高峰
  • 隐私政策-搜狗公司
  • 同为嘻哈冠军GAI成说唱导师PG
  • 《我的世界:故事模式》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