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马宝莉 > 【小马宝莉同人小说】百以四分(4)转载

【小马宝莉同人小说】百以四分(4)转载



  我也不清楚我问问题的声音有没有盖过杰克的尖叫声,不过看着他这样跑来跑去还真是挺滑稽的,让我想起以前见到狗狗追自己尾巴的样子:只不过这次,是尾巴在追它的主人。

  话说回来,这倒也提醒了我,把尾巴藏在裤子里的感觉真的很不舒服,再说,反正现在他都已经知道尾巴的事了,那干嘛还要把自己尾巴藏起来呢?我走进厨房,拿起一把刀,小心地在裤子后面开了个洞,好让我的尾巴露出来。“出来吧小家伙!”我微笑着看着它从破洞里冒了出来,轻轻地左右摇摆。当然,它的存在正向整个世界宣布,我已经不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了,但不知为何我并不是很介意。我看着它,感觉自己好像变得……我也说不太清楚,重新变得完整了?我站了一会儿,伸手亲热地拨弄那彩虹色的纹理。我能感觉到,它已经是我的一部分了,而我都有点想不通之前没有它的时候是怎么生活的。

  好吧,游戏时间结束了,毕竟这会儿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松开尾巴,循着尖叫声找到了杰克,他正站在书架前,拿着一根他不知从哪里找出来的尺子拼命揍着他的尾巴。“老兄,把你裤子穿上。”我说着,举起裤子递给了他。他本能地接了过来,但似乎他没搞明白拿到裤子后该怎么做。

  他看向我,看见我彩色的尾巴正开开心心地在身后摇摆,眼睛难以置信地瞪圆了。他颤抖着举起了尺子,指着它,“这,这不可能。”他又指指自己的尾巴,“这不可能!”

  我轻轻揉着太阳穴,我得说,虽然我的确拿他开尽了玩笑,但我们现在真的没时间再纠结这个了。“听着,杰克,我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原因,更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但我非常需要你振作起来。”

  杰克靠着墙壁,身体慢慢地滑了下去,僵在了一个半坐半蹲的姿势上。他盯着自己的金色尾巴。“我,我不知道你想要我做什么。我是说,我现在都不知道我自己还能做什么。”他抬起胳膊向上挥舞,“靠,我现在根本就没法好好思考!”

  我走到他身边。“嗯…我只知道我们会一起度过这个难关,我们已经做了十几年的好朋友,遇见再困难的事,我们也会相互支撑一起走过。这次,也不会例外。”我伸出手。

  他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他轻轻笑了起来,握住了我的手。“好吧,干!但如果你突然要唱什么‘True True Friend’,那还是让上帝一剑杀了我吧。”

  我不小心笑出了声,“不要,我才不唱这歌,这不是我的风格。话说我倒觉得‘Find a Pet’这歌不错……”

  “放轻松,要让我唱歌的话,光是长了一条尾巴可远远不够的。再说,我们还有正事要办。”

  我仔细地打量着杰克,即使他现在的样子非常怪异,他的眼睛颜色也变了,但是那双眼睛里燃烧着的勇气之火和我记忆中的杰克完全一样。他已经玩够了,他不会再去逃避了,他已经认真起来了。是时候展示真正的技术了!

  我把一只手搭在他肩上,“好,阿杰,我一直在考虑之后要做的事,接下去的二十四小时会非常忙的。你看,今晚我们要准备一下。列个列表出来,争取制定一个计划。等到明天一早我们就要开始这场史诗一样的旅途了!”

  杰克摩拳擦掌,“嗷耶!我喜欢这话。计划,任务,干点有用的实事!行,我们要去哪儿?”

  我翻了个白眼,解释说,“你看,不管现在到底是出了什么幺蛾子,它进行的速度正在加快。先是一天里只出来了个可爱标记,然后第二天内我们的头发就完全变掉了,然后最近的短短几个小时里,我们就长出了小马耳朵和尾巴。”啊,光光是听自己说出这些话,我都觉得自己是失了智。但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我是说,杰克就站在我面前呢,他身上所有的变化我都清晰可见。上至她脸上的雀斑,下至她的脚趾……

  我摇摇头,重新回到正题,“杰克,我们必须假设接下去的改变速度会比之前更加快——”

  杰克举起了手,打断了我,“哇,哇,等一下。接下去的变化?你是说我们身上还会有别的地方改变掉吗?”

  我咬了咬嘴唇,然后点点头。“我觉得是这样,到目前为止这些变化完全没有要停下的征兆。我是说,我不知道是什么造成了这些异变,但显然它的能力强大到让我们都长出了尾巴和耳朵。如果它能做到这些的话,那谁知道还会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别的影响。现在的机会是,我们可以在接下来的一两天里尽快置办好一切马类使用的物品。而且,你可能注意到了,我们已经快要没法出现在公开场合了。”我停了停,指着自己的尾巴和耳朵,“所以,不管成因为何,我们都要开始为最坏的结局做打算了,而现在,我们时间已经不多了。”

  杰克看起来有些担心,但至少他已经不再去否定事情的严重性了。“所以,为什么去沃尔玛?我们能在哪里买到什么能帮到我们的东西?”

  “嗯,老实说,我们不需要买什么才是个问题。我是说,我们来想想最坏的情况,如何?我们都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所以要做好迎接最坏情况的打算,把这当成我们最后一次购物,那么我们的最后一次购物都需要买些什么呢?嗯……等下,你是不是还留着那本《僵尸生存方案》?你知道的,就是我们大学里写的那个。”

  杰克笑了起来,“那个老玩意儿?我们拿上英语课记笔记的时间写的大纲?嗯,我记得它还放在我家里。不过,呃,一本自制的僵尸生存指南该怎么阻止我们变成小小的七彩小马?”

  “嗯,其中百分之九十的内容都是没用的。但是,你还记得吗,有一部分内容是关于我们生存必需品的列表。你知道的,发电机啊,汽油啊,成吨的罐头啊,口粮啊,净水器啊,收音机啊,种子啊什么的。”

  我点点头,“或者说,我们隐居起来,远离人类社会要用到的一切必需品。我知道这个想法很悲观,但是,我们必须准备好面对,对吧?”

  杰克赞成道,“对,这话的确很让人难过,不过就目前的状况而言,确实是一个非常明智的计划。”

  我拍拍手,“那么,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明天我们就出发去采购用品,然后尽可能把那些东西全搬回你的农场里。”提到农场,杰克的毛绒耳朵竖了起来,所以我就向他解释道:“你看,我房子旁边还有很多邻居,住在这里看上去可不是个好主意。而你的农场就离城区很远,没有谁会去那儿打搅我们。我们可以把你的农场作为我们搞清事情原委前的行动基地。”

  “有道理。”杰克敲了敲下巴,“你觉得我们能在沃尔玛里买到所有必需品吗?”

  我深吸一口气,“好吧,买不到。如果说是普通的日用品和散装食物的话,沃尔玛的确够了,但我们还得去Farm & Fleet①去把剩下东西买齐了。”

  我回想了一下,还好我们住在爱荷华州②,这里类似F&F的商店到处都有。而像F&F这种店子就是零售商为农场主们量身定做的,它的商品存储非常丰富,从拖拉机零件,链条,,弹药,务农工具,甚至还有为幼畜准备的饲料和卫生用品。它显然是我们生存计划里的首选。我打了个响指,看向杰克,“哦,我们还要去一趟图书馆!我想去看看有没有书能——”

  杰克的大笑声打断了我,“图书馆?你觉得那些书能帮到我们?哈哈,我都不知道卡夫卡的《变形》③还能当做一本自救书!哦,没准我们在那儿的时候还能找到那本当做奖品的《新手指南——怎么做一只小马》!”

  “——我想说我们能去弄些兽医的书。关于马类生理学的指南,关于马类食物的资料,动物健康,马类疾病,之类的。”我就看着我报出来的一个个书名飞快地压掉了杰克的笑声,嗤笑一下。

  杰克直直地看着我,努力试着接受那些兽医学的书将很快适用于他的事实。他用力咽了口唾沫,“你,你不会真的觉得我们会变到那一步吧?我们,这么说吧,‘我们已经在路上了’?”

  我揉揉额头,“我也不知道。我是说,我们随随便便就长出了小马的耳朵尾巴。老实说我已经弄不清什么是可能什么是不可能了。不过,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们必须做好长远的计划。既然我们一点都不知道原因,也不知道怎么去阻止。那么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损害管制了。你知道,‘怀揣最好的希望,做着最坏的打算’。很幸运,至少你住在农场里,农场是一个完美的隐居地。而且,如果那最不可思议的事情真的发生了的话,我们真的变成了小马……”我的声音轻了下去。

  杰克的表情抽搐了起来,“好吧,至少待在农场里比被困在城市里好。上帝啊这个想法真的是太吓人了。”

  我想试试能不能缓和下气氛,于是我开起了玩笑,“而且,嘿,你的农场就是为了小马准备的!完美!伊万最后回到家,发现我们俩已经完全变成了小马。他也不知道我们到底是谁,他会把我们当做普通的马。然后我们就能一人得到一间马厩,然后我们就能安稳过完作为一只圈养牲畜的余生——”

  我的玩笑被杰克飞来砸在我肩上的拳头打断了,很重的一拳。“你竟然敢拿这种事开玩笑?见鬼!”他的呼吸加快了,我能看见他的胳膊在不停颤抖。

  我举起手,“呜哇,抱歉抱歉,我开玩笑呢。呃,可能就现在而言这不是什么好玩笑吧,对不起。”我扶着他的肩膀。

  杰克深吸了几口气,“别拿这种事开玩笑行吗,自从这些事发生以来这就一直是我最害怕的东西了。伊万和我每天都和马打交道,知道我以后也会变成它们中的一员,对我而言这已经很恐怖了。”

  我抓过我的尾巴,拉到杰克的眼前,“杰克,普通的马才不会长这样的尾巴。”我试着给他一个安慰的笑容,“我们才不会变成什么野马。就算我们要变,也是变成萌萌的彩色卡通小马啊。”

  我们的对话简直是疯透了。杰克轻轻笑了起来,“对,好吧,我觉得这倒让我感觉好一点了。”

  我微笑着说,“明明是好多了!想象一下,等伊万回家看见他家客厅里坐着两只小马,还一边看着小马动画一边吵着哪一季的插曲更好听,他会是什么表情。”

  杰克抬起了眉毛,“其实伊万才是最值得我们担心的。毕竟他肯定会发现两只小马正在我们家的玉米地里造避难所。”

  “嗯,杰克,我没打算造什么避难所。我想就住在你家房子里,你知道的,在伊万的支持下。”

  我开玩笑地锤了锤杰克的肩膀,“好吧,我希望在他知道其中一只小马是他老弟的时候能改变主意。”

  “呵,你真的低估他到底有多讨厌小马了。”杰克说着,但还是露出了微笑,“不管怎样,他五天内都不会回来。船到桥头自然直吧,我猜。”

  我们重新走回厨房,杰克跟在我后面,我注意到他全程一直在盯着我的尾巴。我猛地停了下来,杰克反应不及,撞到了我的背上,“你知道的杰克,一直盯着那儿看可是很不礼貌的。”我窃笑着,“而且说真的,你的尾巴呢?你干嘛把尾巴藏到裤子里?你得让它呼吸下新鲜空气啊老兄。”

  “对,好吧,有可能是因为我们中有些人不太喜欢看见马身上的玩意儿从自己身体上长出来。话说你为什么一定要把你的尾巴露出来?”

  我吐了吐舌头,“因为我就可以做这个!”我控制着尾巴让它往上一撩,拍在了杰克脸上,“哈哈哈,哦上帝啊,比我预料的还要顺利啊!”

  杰克吃了一惊,往后一蹦,然后马上开始拼命擦着脸,“啊老兄,恶心死了。我还张着嘴呢!啊,闻起来和马一样。”

  我依然没心没肺地笑着,“你确定?我怎么觉得闻起来应该是糖果还有彩虹的味道呢?而且主要是彩虹。”

  杰克一点都没有被逗乐了的意思,从嘴里扯出来一根蓝色的毛发,“不,绝对是家养马的味道。相信我,我在农场里闻得够多了。”

  他扶着前额,“呃,说道农场,现在几点了?我都忘了我睡了多久。”杰克抱怨道,“啊,我得走了,现在。”

  “没,只是伊万离开了的话我就应该去照料那些动物。得去喂它们,还有一些别的事要做,其实我应该一小时前就把这些事给做掉的。”他走向门口,开始穿鞋。

  这就很尴尬了,因为我们还有个非常严肃的计划要执行,而如果我们分开二十多英里的话,就现在的状况来看,任务就会变得很困难。那么就只有一个办法了。“等下,杰克。我和你一起。”

  这个农场真是相当大。很遗憾的是,我上次来这里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我觉得,相比于我去杰克家里,还是杰克更经常来我家,因为我家离市里更近。

  不管怎样,杰克现在正带着我参观他的房子,但我走进马厩的时候总会感觉有些紧张。站在真正的马面前,身上还有一部分马的特征,感觉真的很古怪。当然了,卡通小马和普通的马不一样,但他们之间的相似度还是让我有些崩溃。

  “……然后雌马和幼驹养在畜棚的这一边。我们喜欢让刚出生的幼驹和母亲度过第一季。自然,我们把雄马养在畜棚的另一边,只在交配季节才会把雄马和雌马带到一起。”

  我一边走着一边戳了戳他的胸膛,“然后呢,你就拿把凳子在一边看?到其他地方看这个都是要收费的啊。”

  杰克一点都没被逗乐,“老兄这太恶心了。这又不是你网上看的那些忸怩的不能播出的卡通动画,真实的场面可不一定是你想看见的。”

  我翻了个白眼,靠,这个人今天打算和玩笑绝缘了是吧。杰克狐疑地看了我一眼,“记得提醒我别把你和我的雌马单独留在一起。尤其是过些日子等你开始认为你是它们种族的一份子以后。嗷。”

  听到这话,我其实是有点生气的,“哦,哈哈,真好玩。而且,你说不让我和雌马待在一起是几个意思?你知道黛茜和阿杰是雌驹对吧?”我抬起眉毛试图向他暗示着我的意思,我自己不愿意把这种事说出来,但我很确定,如果这马化会一直继续下去的话,那么它一定会牵扯到转性的。

  杰克无视我这个问题的速度比一个胖子无视沙拉的速度还要快,“是的,我知道她们的性别,但我也知道我们的。我才不要转性,非常感谢。另外,阿杰和云宝只是一些被设定好性别的卡通角色而已。我是说,不管是什么造成这些变化,它也不一定非要按照她们的样子来吧。不然那根本说不通。”

  我笑了起来,“哦,对,然后给我们弄出尾巴和小马耳朵就说得通?还有彩色的头发?你现在怎么能轻视这个性转的问题呢?呵,要我说,我觉得让一个男的变性可比让他长出一条尾巴简单多了。”我们走到了雄驹那一边。

  杰克翻了个白眼,轻轻拍着一只雄马的脑袋,“老兄,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就变成小雌驹好了,但我是一定要把我的小伙伴留住的。”

  “有意思,我都不知道我们竟然还有选择权。”我回答,很惊讶杰克竟然对我们未来可能面临的困难相当抵触。

  “好吧,我猜我们没有,但我说的很清楚了,我不会就这么束手放弃我的小伙伴的。我是一个男人,而且我打算一直男人下去。”杰克走到另一只雄马身边。我跟了上去。

  “好吧,至少听到你说你要抗争还是挺不错的——啊!”我身后突然传来一股猛力,把我往后一扯,我猛地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看是什么东西。“嘿杰克等等!我被拽了一下,是……哦。”

  我们刚刚经过的那只雄驹的嘴里,正叼着我的尾巴。他轻轻拽着我的尾巴,一边直直地看着我:他看上去没打算松口。“坏马马!坏马马!”我走到他面前,点了点他的鼻子。最终,他还是松开了我的尾巴。“啊,我现在得去洗一下尾巴了。”

  “你的雄马咬了我的尾巴。噫,好粘啊。”我皱起眉,把我被口水濡湿的尾巴给杰克看。

  杰克愣愣地瞪了一会儿,“他,什么?那只雄马?乔叟(这只马的名字)从不会咬尾巴,除非……”

  杰克用力地吞了口唾沫,“乔叟从不会咬雄马的尾巴。”杰克脸上冷静的表情终于开始一点点崩塌,他转过身去,背对着那些马,“没事。什么事也没有。我们还是,呃,还是回房子里吧,行吗?”我抬起眉毛但没有拒绝。今晚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规划一下。

  四个小时后(还要算上我洗了个澡的时间),我已经躺在了客房的床上。今天,就目前而言,算是我经历过的最奇怪的一天了。头发变了,长了尾巴,长了耳朵,然后坐下来拟了一份针对未来会出现的大灾难的必需品列表。我是说真的,就不能让我好好坐在家里安安心心看看电影啥的吗?

  我睡不着。明天对我们而言将会是非常忙碌的一天,而且这也是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在过去的十二个小时里,我们的身体已经有了非常重大的变化,最后会糟糕到什么地步?会不会我们第二天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全身都是皮毛?如果这样的话,我们第二天就只能取消掉采购计划,然后毫无补给地被困在农场里。或者,就算我们成功拿到了补给,结果伊万星期五回来,把我们踢出了他的农场呢?而且如果我们不能阻止这场异变呢?如果这些变化没法逆转呢?未来究竟会怎么样?

  我猛地抖了抖,把尾巴紧紧抱在了怀里,好像它是什么保护毯一样。它稍稍安抚了我紧张的心情,当然了我并不知道现在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也依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至少我还有我的尾巴。就算杰克说它闻起来像普通的家养马的味道一样,但我才不在乎,毕竟它现在是我的一部分了。我挑弄着我的尾巴,直到我睡了过去。

  靠,我得起来上厕所!我睁开眼。现在外面还是黑漆漆的,我在黑暗中摸向我的床头柜,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早上四点十五。我揉着脖颈坐在了床边,试着回忆厕所的位置。我东倒西歪地站了起来,走进了走廊。“不知道我们的身体有没有发生什么别的变化。”我想着,走进了洗手间。这个感觉挺奇怪的,你知道你身体的某一个角落可能发生了某些改变,但你却还不清楚具体是啥。

  夜光还算是清亮,于是我没有开灯,省得灯光刺得我眼睛疼。另外,就算在这种光线下,我还是能看的比较清楚。我凑近洗手池,眯起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让我惊讶地是,到现在为止我竟然没看见什么别的变化。一样的蓝色耳朵,一样的头发,一样的玫瑰红的眼睛。好吧,这的确是个好消息,没什么别的幺蛾子。希望能一直安稳地坚持到早上吧。我继续瞪了几秒钟,但很快膀胱就提醒我半夜起来的原因。

  我走到马桶前,打开盖子,脱掉裤子,然后停了几秒钟等待那一股清流……结果尿了一地。哇,哇,搞什么?我憋住尿,扭头去摸电灯开关。搞什么鬼?为什么我会尿一地……哦。哦!

  我目瞪口呆地盯着我的两腿之间,终于注意到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很明显的不见了!恐慌飞快地占据了的大脑,我赶紧岔开两腿,看看它是不是藏到了别的地方。最后,我还是放弃了。我知道,它已经走了……我变成妹子了!我闭上眼,轻轻地拿头撞墙,“天哪,干死我吧。”哎,等下,等下,哦天,这措辞有问题!让我重来一遍:

  我不知道我闭着眼站了多久。我不想低头去看。尾巴,耳朵,我都能忍了。但这个?你要怎么去接受你一觉醒来性别就歪掉的事实啊?从我以后要穿的衣服,到以后人们提起我时用的Ta,这些都要变了。就像这样。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才想起来自己还是得解决掉生理需求,于是我很不情愿地睁开眼睛,低下头。这妹子独有的部分仍然在那儿。现在我该怎么尿尿?我猜我现在得坐着来了。于是我用手把尾巴提到一边,坐下。“然后放空自己就好了?”我照做了,当然了,这次我听见了水流的声音,而且听见它们老老实实进入了马桶里。我叹了口气,意识到这将是我以后上厕所的方法了,最好习惯它。

  我最终完成了任务,擦干净后,重新穿上了睡裤走出洗手间。我走回自己的房间,重新缩回了被子里,很努力地不去想我的最新发现。但我甩不掉这股思绪,每次我一闭上眼想要睡觉,我的脑海里就会浮现出我在厕所里看见的画面,以及一些不受欢迎的想法,比如,“嘿,至少这和我的尾巴还有耳朵很配啊”或者“不知道我现在能不能吸引男生的注意力?”以及“这倒让我想起我上个月用过的那张小黄图……”嗷,揉着额头,我已经分不出到底是哪个想法吓到我了。

  我睡不着,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但我还是很清醒。每次我动动腿或者翻个身,我都能感觉到下面传来的异样感觉。“天哪这感觉太诡异了。”我自言自语。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恶心的玩笑,我身上先出了这档子事,而现在我的大脑就是死活忘不掉这个事实。

  又过了半个小时,我意识到现在差不多六点了。已经没必要再睡觉了。我拿起手机看起了新闻,非常急切地想把脑子里想的东西丢到一边。我点开新闻推送,看到了今天的头条,“英国承诺将帮助非洲女性提升健康水平!”我眨眨眼。女性健康水平。

  过了一会儿,太阳开始从地平线上升起。我决定还是去穿上衣服,开始这一天的忙碌吧。我下了床,脱掉睡衣,然后走到我的包旁边翻出平时穿的衣服。我呆站了一会儿,看着我的下半身,叹了口气,看来我以后每天都会看见这个,只能去适应现实了。再次瞪了一会儿,我猜这也不算太坏。我是说,这感觉当然很奇怪,但我其实还是能忍受的。一个新的点子划过我的脑海,“我想知道……”

  我吃了一惊,抬起头来,这是谁的闹铃啊?哦。啊,当然了,是隔壁房间的。这个闹钟跟我没什么关系,它是去叫杰克起床的。

  对了,我刚刚在想什么?我重新看了看我两腿之间的部分。“哦对吼!我在想——”哎,等下!杰克醒了哎!我突然反应了过来,“如果杰克醒了的话,那么他很快就会发现他已经……”我再次看了看我的下半身,咬住了舌头,挠了挠脖子。“嗯,整体上看的话,我好像接受得还可以……”我感觉这个变性就和我刚长出尾巴和耳朵时一样,一开始非常恼人,但很快我就习惯了。我自语道,“作为一只雌驹而不是雄驹的生活?哼,如果有必要的话我想我可以接受。肯定会很诡异,但我能做到。”

  然而另一方面,杰克却好像一点都不喜欢他的小马体征,他一直在负隅顽抗。好吧,反正他估计几分钟后就会发现自己已经是只小雌驹了。

  ①:Farm & Fleet是一家面向农场主以及普通家庭的连锁百货店,内容从渔具、饲料、五金等杂货到家用品、农具不一而足。

  ②:爱荷华(Iowa)是美国的一个州,位于美国中西部位置,农业、制造业、生物技术、绿色能源生产均为美国各州之首,居民教育程度全美领先,被称为美国居住最安全的州之一。也是文中戴夫、伊万、杰克、菲奥娜的居住地。

  ③:《变形记》是奥地利作家卡夫卡创作的中篇小说,通过一个荒诞至极的故事映衬当时人们病态生活状态。文中杰克提到这部小说,是因为小说中的主角也莫名地变形成为了一只甲虫,和他们现在的状态有些相像,于是借此嘲讽。



《【小马宝莉同人小说】百以四分(4)转载》
上一篇:叶罗丽下载_叶罗丽最新下载_玩一玩游戏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 【小马宝莉同人小说】百以四分
  • 叶罗丽下载_叶罗丽最新下载_玩
  • 孩之宝披露《彩虹小马》电影计
  • 动画电影《小马宝莉大电影》上
  • 美国动画片《小马宝莉》里的主
  • 小马宝莉中文版舞台剧首次开启
  • 好看的小马宝莉系列全集动漫全
  • 小马宝莉 第8季
  • 小马宝莉8小马国女孩的摩托车
  • 【8月熟肉 小马宝莉】马国女孩
  • 最新推荐

    最热推荐

  • 小马宝莉 全集
  • 美国动画片《小马宝莉》里的主
  • 《小马宝莉》:1岁到18岁成年
  • 小马宝莉 第8季 英文版
  • 【小马宝莉同人小说】百以四分
  • 小伶玩具:专注幼儿成长启蒙视
  • 孩之宝披露《彩虹小马》电影计
  • 小马宝莉8小马国女孩的摩托车
  • 小马宝莉吧的精品贴_小马宝莉
  • 动画电影《小马宝莉大电影》上